冥姬放下手,幽幽地看着篱清:“我想和他在一路啊……我想给他生个孩子,他也想要个孩子,他想要的,我怎样能不给呢?可我是妖啊……假设我是常人便可以了。”

人妖结合自弗成能生育,而妖若想成为常人就必老生吞九十九颗人心。此法太过残暴,一向被妖界所不齿,亦是重罪中的重罪。

冥姬嫁与常人一事本来就是瞒着众人,直到人世接连有人被剖腹掏心瑰异逝世亡后,天庭妖界方才发觉,告诉冥胤即刻带回冥姬问罪。而此刻,大年夜错铸成,再无可挽回。

“这是逝世罪。”

“不赌一把,你又怎能知道是赢是输?”

篱清没有再措辞,转身往外走。

“知道么?人间纵有百般万般求不得,平平淡淡地过一生何尝不是一种幸福。”冥姬在后边低声道。

篱清的脚步没有停下,银发白衣在一片昏阴霾更显孤单。

由于冥姬的事,谁也没心思饮酒,澜渊便去了天崇山。

直接推门就进了去,却不测埠看见勖扬君也在文舒住的小院里坐着。

“小叔也在?”澜渊忙躬身施礼。

“嗯。”勖扬君应了一声就起身走了。

“怎样?谁惹我小叔朝气了?”澜渊坐下,总认为勖扬君刚才的神情有些好看。

“没事。”文舒笑了笑,“怎样?明天来是想聊甚么?照样前次那位狐王么?”

就跟他说了些冥姬的事,却千言万语地就讲完了,剩下的就是低着头猛喝茶。

“还有事吧?”文舒给他的杯里续了水,“总不会是专为了来这里讨口茶喝吧?”

“嗯。”澜渊却笑了,翻开了扇子舒畅地摇,“就是来找你要口茶。”

“二太子,凡事有个分寸,有些事,不是真心就莫要去讨他人的真心。”文舒说。脸上清楚笑着,黑色的眼珠里却一片水光。

纨绔 注释 第五章

章节字数:3620 更新时间:08-06-14 10:43

若何处理冥姬的事闹得沸沸扬扬,有人说要依律宽大,有人说要手下留情。大年夜家虽嘴上不说,心里却都明白,为了冥姬这个明日亲的mm,冥胤是下了血本必定要保她一条命。是兄妹亲情也好,护短也罢,蛇族的各样珍宝正源源地落进别家是不争的现实。

澜渊看着墨啸手上的墨玉方戒感慨:“前几次还在冥胤手上看到这器械。听说不是浅显的物件,万年的寒玉已经是少有,能墨黑到这般纯粹的就更是天上地下只此一件。他是蛇族,喜阴寒的,所以常带在身上。你一只皮糙肉厚的狼要来干甚么?”

墨啸“嘿嘿”笑了两声,褪上去拿在手里把玩:“不就是图个风趣呗。你有了珍宝不想拿出来让兄弟几个眼馋?”

澜渊笑着合了扇子:“可我也不落井下石啊。”

“我哪里又落井下石了?”墨啸重又把戒指带上,太息地看着眼前的羽觞,“拿人的手短,既然拿了人家的,你当我就不干事么?”

“这类事本就是可大年夜可小的,依冥胤的本领和蛇族的家底,要留一个冥姬想来也不难。”澜渊有些不屑,“规矩是写来给人看的,做甚么这么卖力?”

“我的二太子哟,亏得你头上还有个玄苍,幸亏是日界不是你说了算,不然还真要天崩地裂了弗成。”墨啸没法,“你不想卖力,可有些人本来就是个卖力的性质。依我看,哪怕把蛇族的家底都倒出来,冥姬能不克不及保住也不好说。你没见这些天冥胤那个忧愁的模样。”

“是么?”澜渊问。

墨啸不答,只是笑着饮酒。澜渊也就不提了。另起了话头,说笑起来。

本就不是自家的事,用不着这么担心。群情一阵也就是了,犯不着如此计较个中的关节。说是冷淡也好,无私也好,不就是一路做了场戏么?真真假假的,又有谁真的把真心取出来看了呢?

冥胤的拜访在篱清的料想当中。早些时辰就听说,蛇王正挨个地在各族间交往,给墨啸送了墨玉戒,给擎威送了翡翠环并数十美艳舞女……连各家的礼单都被传得沸沸扬扬,算算也该是时辰来狐族了。为的是甚么事,也是彼此心知肚明的。长老们问他,毕竟是关系冷淡的,要怎样敷衍?利害长短计较了半天,几个长本钱身就先涨红了脸吵起来。篱清只是看着不措辞。

现下,冥胤把东谷北边百里树林的地图放到他眼前,篱清也是淡淡地看了一眼,神情间一点都让人猜不透。

“你照样这个模样。”蛇王好穿一身五色斑斓的绸衣,黑色的发长长地垂下,发尾处用一根异样斑斓的丝带松松地打一个结,衬着尖瘦的面庞,总让人有一种阴湿的感到,一路凉到心底。

“你也没变。”篱清看着冥胤。

小时辰大年夜家在一路结伴游玩过,篱清看不惯冥胤他们的做派,冥胤他们也不信服篱清的冷傲,各自把怨气憋在肚子里,关系也就不浅不淡。小时辰的器械放到明天,看不惯照旧看不惯,不信服照旧不信服,见了面也难堪。

“这是东谷北边那片树林子的地图,狐王还满足么?”冥胤问。

篱盘点点头,也没有显现惊奇的神情。

那片树林子是在狐族与蛇族的界线上,地势好,情况好且树木茂盛,很是合适兽族栖居。两家都想要,为此还闹将起来,后来是召来各王一路商讨,一家一半,这才停息了纷争。都是古早的事了,那时都还没有篱清、冥胤他们。只是两家对那片林子却都耿耿于怀到如今。如今,冥胤主动把地让出来,等因而削了自家的面子,想必在族人眼前也不好过。

“如若失事的是篱落,我看你会比我更不好过。”冥胤定定地看着篱清。

“我会先一掌打逝世他。”篱清说。

“呵呵……”冥胤笑了,笑声也是阴冷的,“确切是你做得出来的事。”

闲闲地说了几句,彼此不相为谋的人,总说不到一起去。沉默也是种难堪,冥胤起身告辞。

“拿归去吧。”篱清开口。

冥胤身形一滞,再迈不出办法,却不转身:“做何决定是你的事,与我有关。我只是想尽力罢了。”